目錄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聯絡我們
黎巴嫩酒王--Chateau Musar最新上市2006

黎巴嫩酒王--Chateau Musar最新上市2006

NT$1,960
NT$1,760
{{ title.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數量
數量
一次最大商品購買數量限制為 99999
該數量不適用,請填入有效的數量。
售完

商品存貨不足,未能加入購物車

您所填寫的商品數量超過庫存

現庫存只剩下 {{ quantityOfStock }} 件

若想購買,請聯絡我們。
  • 門市取貨

商品描述

- 烽火下綻放的玫瑰 -

 

 

“放眼全世界沒有任何其他人在葡萄酒世界有著如此不可思議困難且危險重重的工作,但卻能夠克服它。在這樣的環境底下能完成釀酒已經是難能可貴了,而能釀出的傑出的酒款,更是卓越不凡。”        -- by Decanter

 

“Serge在一九六五年完成波爾多的學業回到黎巴嫩,首釀的一九六六和一九六七經過四十多年卻更顯精緻細膩,有著完美的均衡,與魔幻般的香料香氣,像極了成熟得極好的黑皮諾紅酒,但也有些老式隆河與波爾多的影子。很少有葡萄酒可以如此繁複多變卻又自然天成的自有風味。也許,要超過半世紀的釀酒知識與連年戰火折磨,才能淬煉出像Serge這般看似老邁,卻樸真清新的不老靈魂,與慕莎堡酒窖裡那數十萬計,跨越時空的不老葡萄酒。”                                         -- by 林裕森商周Alive專欄-純真的不老靈魂-2014/3/20

 

以卡本內為骨架,搭配Carignan的肉感和香料風味,再配上Cinsault豐厚香氣的Château Musar酒色通常並不特別濃,年輕時看起來往往不像是可以陳年,暗裡卻有驚人的陳年實力。是因為酒在完成培養、裝瓶後還在酒窖經過三到四年的漫長瓶中陳年嗎,明明該是飽滿的卡本內型態,卻可以意外表現黑皮諾才有的風雅。雖然Serge Hochar以對釀酒概念的精益求精、日新月異聞名,但除此之外,他更認為葡萄酒應該「求真勝過求好」,推崇「不完美的迷人更勝技術上的完美」,恰好也是像我這樣和完美無緣的飲者,願意完全迷戀、信奉的真理。

                                                      -- by 陳匡民『戀酒絮語』- 2009/05/01

 

 

著名酒評人 Hugh Johnson 和 Jancis Robinson 所著”The World Atlas of Wine-世界葡萄酒地圖”中所記載,黎巴嫩的Chateau Musar 是地中海東部最傑出的酒莊。這個世界級酒莊的成功故事,充滿着令人尊敬的奮鬥和堅持執着的態度。

 

Chateau Musar 的故事開始於Gaston Hochar先生,由於他認識了於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避居於黎巴嫩的波爾多知名釀酒師Ronald Barton先生,讓他對葡萄酒由興趣轉變為極高的熱忱,因而決定在1930年建立了Chateau Musar。Gaston 的兒子Serge 在1959年完成波爾多大學釀酒系畢業後回到酒廠負責釀酒的工作,更大大的提升了Chateau Musar的品質。




酒莊於1979年參加了英國的Bristol Wine Fair,大放異彩,當時英國知名酒評家Michael Broadbent 慧眼識英雄,形容這個酒莊是”Discovery of the Fair”。在1984年,已經擔任莊主的Serge Hochar先生,更榮獲Decanter 雜誌選為第一屆"Wine Man of the Year"的至高殊榮,以表彰他在黎巴嫩漫長的二十年內戰中,對於釀造一流葡萄酒的堅持和決心。在這段戰火四起的內戰期間,他帶領酒莊的員工在槍林彈雨中,完成葡萄園的照顧與採收,除了1976年之外,每個年份都是冒著生命危險、克服萬難的生產出來,而且絕沒有絲毫妥協於如此艱辛的環境而降低對品質的要求。



黎巴嫩的種植與酒釀造葡萄酒歷史可以追溯到西元前六千年,酒神巴斯克 (Bacchus)的神殿就建於黎巴嫩。當初的腓尼基人不但在這釀酒,還把葡萄種植帶到了南歐,成為歐洲葡萄酒的濫觴,更也由於Serge Hochar先生對信念的堅持,以及『尊重大自然的和諧,如何釀造出反映大自然的”真實”比刻意追求過度加工的”好”遠來的重要”』 的理念,讓世人有機會再度品嚐到來自這一塊充滿上帝恩典的風土滋味。酒莊的葡萄園位於黎巴嫩主要的產區貝卡山谷(Bekaa Valley),都是採用有機種植。Chateau Musar Red以Cabernet Sauvignon、Cinsault 和Carignan混釀而成,在水泥發酵槽中完成發酵後,放入新桶比例極低的法國橡木桶進行約12個月的陳年,之後進行混合調配並不經過濾與澄清而裝瓶,裝瓶後的成酒繼續放入地下酒窖中進行年培醞,從採收到上市,一瓶Chateau Musar Red共需經過七年的時間。而以當地原生品種Obaideh和Merwah混釀的Chateau Musar White,則是在法國橡木桶中進行發酵與培醞6~9個月的時間,再進行混合調配與裝瓶,裝瓶後在地下酒窖中進行6年的培醞,Chateau Musar Red相同,Chateau Musar White也需經過七年的時間才得以釀製完成。這是Serge Hochar先生所認為最經典的傳統釀酒方式,因此所有的Musar酒款,不但能展現不同年份的鮮明特色,纖細優雅的酒體中,更帶有驚人的活潑生命力,隨著時間的變化,不斷展現出迷人多變的丰采,雋永的經典質感,是目前市面許多現代化酒款所難以相比擬的。

 

 

Hochar家族世代經營照顧位在貝卡山谷的葡萄園,全部都是古法耕種,不使用化學藥劑和肥料,因為這是一直長久以來秉持的傳統,因此也不申請所謂”有機”這種多此一舉的現代認證,就像他們所生產的每一瓶葡萄酒一樣,都是使用最傳統的釀法,沒有任何人工酵母和酵素,讓葡萄自身自發地進行發酵,使用水泥槽和極少數的舊橡木桶,新桶比例極低,因此在所謂”自然酒”盛行的歐美市場,Chateau Musar早也被歸類為自然酒,但對Hochar家族而言,他們從不以此為標榜,因為理念是永遠的,認證和自我標榜都只是一時的,隨波逐流,花招百出,是和需要長時間才能培醞出好酒的這一個真諦所背道而馳。

 

2006是史上一個不尋常的年份,寒冷的冬季讓貝卡山谷在冰雪下封蓋超過兩個禮拜,緊接著的春天和夏天都是氣溫涼爽且多風,最高氣溫不超過30度,受到壓力的葡萄必須更努力地生長,遇到這樣的艱困的季節,長期以古法耕種的Chateau Musar葡萄園就更能看得出來與眾不同的驚人生命力周遭大多數酒莊還為了這個年份的收成而煩惱時,Chateau Musar如期在九月份陸續採收了Cabernet Sauvignon、Carignan和Cinsault,而且成熟度極高,潛在酒精濃度高達14%以上,同時酸度卻也極佳,酚類物質也極為成熟,對掌管酒莊多年的Serge Hochar先生而言,這是他從未看過的一個特殊年份,不過還是依照原本的方法,以最簡單的傳統方式,讓葡萄自然地進行發酵,之後2009和往常一樣以三個品種各三分之一的比例混和再進入法國橡木桶進行培醞一年的時間後裝瓶,裝瓶放在酒窖中繼續進行瓶中陳年,一直到2013,這樣前後經過七年的時間,原本照表應該可以上市了,但Serge Hochar先生還是覺得2006年份果然是個不一樣的年份,瓶中有更多精彩的潛質應該還沒有完全展現出來,因此他決定不讓2006年份上市,繼續耐心等待這樣的堅持,讓他在生前也看不到這個年份的上市,兩個兒子Gaston 和Marc在父親於2015年過世之後繼續守護著父親生前的堅持耐心的等待大自然的造化終於等到這個年份的綻放,經過漫漫的十一個年頭,2006年份的Chateau Musar Red可以在今年與我們見面了

 


 

 

 


 



相關產品